• <cite id="ucwna"><del id="ucwna"></del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ucwna"><tt id="ucwna"></tt></cite>

      熱點新聞

      • 垃圾分類之餐廚垃圾終端處理(二...

      • 垃圾分類之餐廚垃圾終端處理(一...

      • 市政污水處理工藝與污水回收利用...

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武漢楚易環保工程有限公司

      地址:

      武漢市江漢區金家墩特1號(青年路市博物館正對面)天街創富時代12樓

       

      電話:

      027-85811911

       

      傳真:

      027-85813911

       

      郵箱:

      info@wuhanchuyi.com

      網址:

      www.perhansson.com

       
       

      行業新聞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新聞

      2021年固體廢物處理利用行業發展評述和2022年發展展望(二)

      來源:北極星水處理網      點擊:19      時間:2022-02-17
      導讀:為了及時反映環保產業過往一年的發展動態,預測新一年的發展趨勢,中國環保產業協會組織各分支機構編寫了《2021年行業發展評述和2022年發展展望》,供環保企事業單位、專家和管理者參考。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2、行業發展
         (1) 固體廢物行業規模進一步擴大
         固體廢物處理利用行業企業營業收入和規模進一步提高。據《中國環保產業發展狀況報告(2021)》數據顯示,2020年列入統計企業達15556家,其中,分布在固體廢物處理處置與資源化領域的企業有2313個,占比達14.87%,從業人數達到829701人;該領域內營業收入及環保業務營業收入均位列第一,較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了11.6%、10%。從企業規模來看,在列入統計的大、中型企業中,除水污染防治企業外,固體廢物處理處置與資源化企業占有的比例均最大,大、中型企業占比分別為32.5%、24.5%。此外,在2020年成功完成A股上市的21家環保企業中,有8家屬于固體廢物領域,占比38.10%。
         (2) 固體廢物綜合利用是實現“雙碳”目標的重要抓手
         2020年9月20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上做出“2030碳達峰、2060碳中和”的鄭重承諾,黨中央將碳達峰、碳中和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整體布局。固體廢物污染防治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,一面連著減污,一面連著降碳。國內外實踐表明,加強固體廢物管理對降碳也有明顯作用。巴塞爾公約亞太區域中心對全球45個國家和區域的固體廢物管理碳減排潛力相關數據的分析顯示,通過提升城市、工業、農業和建筑等4類固體廢物的全過程管理水平,可以實現相應國家碳減排的13.7%~45.2%(平均27.6%)。聚焦2030年前碳達峰目標,2021年《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》提出重點實施“循環經濟助力降碳行動”,抓住資源利用這個源頭,大力發展循環經濟,全面提高資源利用效率,充分發揮減少資源消耗和降碳的協同作用。固體廢物量大面廣、利用前景廣闊,是資源綜合利用的核心領域,推進固體廢物綜合利用是實現“雙碳”目標的重要抓手。
         (3) “無廢城市”建設穩步推進
         自“無廢城市”建設試點工作啟動以來,深圳等11個城市和雄安新區等5個特殊地區積極開展改革試點,扎實推進各項改革任務,取得了明顯成效。截至2020年年底,試點城市共完成改革任務850項,固體廢物源頭減量、資源化利用、最終處置工程項目422項,取得了較好的生態環境、社會和經濟效益。隨著試點工作的深入推進,“無廢”理念逐步得到較廣泛推廣,并產生了明顯的示范帶動作用。目前通過“無廢城市”建設試點工作的開展,形成了一批“無廢城市”建設模式和案例,為推進固體廢物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和完成推動100個左右地級及以上城市開展“無廢城市”建設的工作目標提供了可復制可推廣的改革經驗。
         (4) 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取得較大進展
         目前我國工業固體廢物特別是大宗工業固體廢物領域,綜合利用工作已取得較大進展,綜合利用產品日益豐富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累計綜合利用各類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約130億噸,減少占用土地超過100萬畝,提供了大量資源綜合利用產品,促進了煤炭、化工、電力、鋼鐵、建材等行業高質量發展,資源環境和經濟效益顯著,對緩解我國部分原材料緊缺、改善生態環境質量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         2021年,國家發展改革委推動開展大宗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示范,并對各地組織創建的40家大宗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和60家骨干企業名單進行網上公示。但整體上我國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水平還有待進一步提升,同時存在工業固體廢物大量產生、源頭分類模糊、大量貯存處置、循環利用不暢、污染防治和規范化環境管理工作亟待加強等突出問題。截止到2021年10月,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集中通報的71個典型案例中有工業固體廢物污染案例16個,其中涉及尾礦10個、工業污泥處置2個、廢鋼渣1個、煤矸石1個、磷石膏1個、廢棄船舶拆解1個。
         (5) 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穩步推進
         2021年各地因地制宜推行垃圾分類制度,城市垃圾分類處理處置工作扎實推進,無害化處理效果顯著。據《中國統計年鑒-2021》數據顯示,2020年全國城市生活垃圾清運量2.35億噸,無害化處理率達99.7%。農村生活垃圾收運處理的行政村比例達90%以上,2.4萬個非正規垃圾堆放點得到整治。但全國仍有約5%的村莊未開展生活垃圾收運處置。截止到2021年10月,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集中通報的71個典型案例中,生活垃圾污染相關案例有8個,存在農村生活垃圾收運處置體系不完善,垃圾填埋場滲濾液積存,垃圾無害化處置能力缺口大,垃圾焚燒處置、資源化設施建設推進滯后等情況,可見生活垃圾收運處理設施建設仍存在短板。
         (6) 建筑垃圾和農業固體廢物等污染防治工作加快推動
         在建筑垃圾方面,2018年以來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35個城市(區)開展了建筑垃圾治理試點工作。從12月8日召開的全國城市建筑垃圾工作會上獲悉:目前35個試點城市(區)初步建立了建筑垃圾分類管理、全過程監管體系,消納設施和資源化利用項目也在加快建設。2020年建筑垃圾綜合利用率達50%。但目前我國建筑垃圾處理和資源化利用仍處于起步階段,全國城市建筑垃圾年產生量20億噸,幾乎是生活垃圾產生量的10倍,綜合利用率與《“十四五”循環經濟發展規劃》中提出的“到2025年建筑垃圾綜合利用率達到60%”目標仍存在一定差距??傊?,建筑垃圾領域仍存在產生量大,末端處理能力不足,建筑垃圾亂堆亂放,綜合利用率不高,資源化利用產品相關政策體系不健全、市場出路不暢等問題。
         在農業固體廢物方面,畜禽糞污、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和農用地膜、農藥包裝廢棄物回收處置水平不斷提高。全國畜禽糞污、秸稈綜合利用率分別達到76%和87.6%,農膜回收率達到80%。但仍有一些地方的農用地膜和農藥包裝等回收體系不健全,企業和農戶對農用地膜回收分類積極性不高、農藥包裝廢棄物亂堆亂放亂燒等問題。
         在再生資源方面,再生資源回收體系不斷創新完善,多地開始推動垃圾分類回收體系和再生資源回收體系的融合,再生資源利用能力顯著增強。2020年廢紙利用量約5490萬噸;廢鋼利用量約2.6億噸,替代62%品位鐵精礦約4.1億噸;再生有色金屬產量1450萬噸,占國內十種有色金屬總產量的23.5%,其中再生銅、再生鋁和再生鉛產量分別為325萬噸、740萬噸、240萬噸。但資源利用率總體上仍然不高,且領域內普遍存在企業進入門檻低,規模偏小,精細化分揀水平低、管理不規范等問題。
         塑料污染防治工作取得初步成效。一是在塑料生產和使用源頭減量方面取得積極進展。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、一次性塑料棉簽等產品基本停止生產。據統計,2021年1至6月,餐飲外賣領域減少使用一次性塑料餐具約8.85億套,物美、永輝、沃爾瑪等大型連鎖超市的不可降解塑料購物袋消耗量環比降低超過65%。二是塑料替代產品相關產業發展迅速。三是廢塑料規范回收利用和處置水平得到較大提升。2020年廢舊塑料再生利用量達到1600萬噸,廢舊PET(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醇酯)塑料瓶再生利用量達到380萬噸,再生利用率約85%。但我國部分區域塑料廢棄物積存嚴重,塑料垃圾規范回收利用和安全處置存在短板等問題依然存在。
         (7) 危險廢物監管及利用處置能力有所提高
         隨著《強化危險廢物監管和利用處置能力改革實施方案》等相關政策標準的發布,危險廢物監管及利用處置能力有所提高,到2020年底,全國危險廢物集中利用處置能力超過1.4億噸/年。從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檢查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》實施情況來看,我國仍存在危險廢物利用處置能力空間布局和地區分布不均衡,廢酸、廢鹽、生活垃圾焚燒飛灰等部分種類的危險廢物處置能力不足的情況。此外,截止到2021年10月,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集中通報的71個典型案例中,有3個危險廢物污染案例,反映出危險廢物處置管理方面仍存在違規貯存、隨意堆放傾倒、非法處置等情況。
      快三投注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